威尼斯赌场




解决方案 您的当前位置:威尼斯赌场 > 解决方案 >

法证先锋3剧情大结局 法证先锋Ⅲ结局揭秘
来源:威尼斯赌场     日期:2019-08-19

       

  高级酒店的宴会厅内正举行豪华婚宴,新娘曹丽美与父亲曹景添在新娘房等候时,突然听到一声枪响,两人顿时一怔;警方高级化验师布国栋与女儿耍乐时,接获电话要到酒店进行搜证工作。重案组的李展风与凌倩儿同时到达宴会厅,看见凌乱的情景亦不禁一呆;会场内有三具死者的尸体,之后倩儿发现桌下竟还有一名死者。国栋到达会场后即展开搜证工作,国栋抬头一看,发现闭路电视已被流弹射穿。

  倩儿向国栋覆述各警员所取得的初步资料时,倩儿接获通知要到酒店另一房间查看,国栋亦随她前往。国栋从房间的蛛丝马迹推断出有一人在逃。展风发现一房务员只穿内衣裤晕倒在后楼梯间。倩儿与另一房务员志威遇上,倩儿细心观察而有所发现;志威见倩儿表露身分后即拔足狂奔。法医钟学心赶至酒店为各尸体作初步检验,岂料其中一具尸体的位置上的天花射灯突然松脱。

  学心为免堕落的射灯破坏尸体上的证据,及时以桌布保护尸身。经过既混乱又复杂的搜证工作后,警方总算把案件的初部调查完成。在宴会场内的目击证人均表示看见两个持枪匪徒追着一名男子走入会场,然后双方随即互相开枪驳火,混乱间共有四人死亡,其中一人是新娘丽美。展风与倩儿向志威问话,但志威却一言不发拒绝合作。倩儿发现志威鞋底黏有些物体,于是把鞋交到法证部作进一步检验。

  鉴证主任游健保化验出志鞋底黏上的黑色物,原来是柏油沥青,国栋得悉后若有所思地回到自己办公室内。国栋在网上搜索近月发生的案件,发现其中一宗珠宝金行劫案的附近有修路工程,国栋怀疑金行劫案与这宗酒店枪战案有所关连。学心回到验尸间对各死者进行检验,证实摄影师并非死于枪弹之下,反而丽美则是因被子弹射中,引致胸腔大量出血致死;学心发现另一尸体的手指甲边附有些白色膏状物,于是取去化验。

  国栋为引证自己的推断而致电学心,向她询问有否在尸体身上发现旧有的枪伤;倩儿从法医与法证部报告中,锁定受伤的志威与宴会厅枪战案的其中两名死者应同是打劫金钻门珠宝金行的匪徒。当倩儿努力欲找出涉案的最后一个贼人及尝试起回贼赃之际,国栋、学心与法证部的各人则回到酒店,更以雷射光线与假人进行案件重演,希望了解枪击案的过程。国栋发现一些疑点,令他不明白新娘何以会中枪死亡。

  国栋凭雷射光线的帮助,推断杀人者的目标实非新娘丽美,而她中枪只是误中副车。学心从新郎母亲身上所戴的珠宝,看出新郎永富并非如表面般的富有及风光,倩儿得知后立即派人调查永富的财政状况,果然有所发现。永富承认自己遇上财困,但否认为此对未婚妻起了加害之心,而同一时间倩儿亦未能找出更多线索证明凶案与永富有直接关系。

  所有证据均认定凶手欲杀的人是新郎永富,但仍解释不了为何新娘与新郎当日不是站在同一位置,但子弹却误中新娘,国栋即尝试解释错杀新娘的原因。倩儿与展风得悉永富的投资公司因投资失利而累及众多小投资者,两人因此推断不排除有人想杀害永富以作报复,因此警方决定对永富重新展开调查。倩儿与展风找永富时,遇上狂徒向永富追斩,幸得展风出手及时制伏,永富只受了轻伤。

  倩儿带永富到急症室时遇上学心,学心好奇地盯着永富的腰部;学心告知倩儿发现永富腰部有暗红的疤痕,怀疑永富曾把腰部的纹身除去,倩儿听后笑指学心把永富视作尸体般检验,学心反驳自己只是对人体结构与变化感兴趣。倩儿再向永富录口供,永富直认是他把放有钾元素的橙汁给丽美饮用,令倩儿与展风同感意外。倩儿到曹家找景添问话,见景添仍未能平伏丧女之痛,更责怪自己未能保护女儿。

  景添因过分激动引致心脏病发,需服药物平伏心情,倩儿与展风亦只好离开不打扰他休息。学心在健身院门外再遇上Frankie,Frankie再次邀约学心吃饭,但学心竟找博史作挡箭牌推掉约会。博史带学心与一众老朋友聚旧,各人拿自己的儿孙成就来作比较,学心听后不禁失笑。学心找国栋借天文望远镜,顺兴突然发现跌打酒不翼而飞,国栋与学心很快便查出了贼人。家雯因某男同学不与她做朋友而闷闷不乐,国栋不禁大表惊讶。

  学心想出以小实验令家雯打消对男同学的兴趣,结果连国栋也被学心的实验吓得目瞪口呆。鉴证主任蒋卓君把枪战案其中一名死者浩良的衣服污渍进行化验,结果证实污渍是蓝鳍吞拿鱼的鱼油渍,健保即联想起香港某高级寿司店曾高调宣传入口了此鱼销售。倩儿把国栋的发现告知学心,刚巧学心在寿司店附近,两人即相约在办完事后一起往瑜伽班。

  倩儿从寿司店大师傅口中得知浩良死前曾到店中找他的徒弟志,大师傅因看见两人交换气枪更责骂他们。学心在便利店内不小心把咖啡溅到一女子长玲,学心急忙为对方抹去身上污渍,而长玲则以纸巾抹去面上咖啡,因此学心发现长玲脸上有白蚀皮肤。学心跟踪长玲,最后发现长玲与志会面;长玲见学心与她纠缠而发难。学心到店买花,被娱乐杂志的封面人物所吸引,看见封面上的永富与蔡俊及富太在池边嬉水。

  学心把找出有关永富纹身的线索交给倩儿,倩儿与展风立即到纹身店调查,终发现永富另有情人一事。国栋与各人在警署的视讯室再次翻看婚宴当日的片段,国栋终于凭一男子的手与鞋查出了重要的线索,国栋更认为此人有很大可能是杀人凶手倩儿与展风再次到曹家找景添,当佣人带两人步入花园时,即看见景添从天台堕下,众人惊愕不已

  倩儿与展风上前察看堕楼的景添,景添气若游丝般指向天台位置,两人立即赶上天台;倩儿与展风在天台上发现一脸惊恐的永富,倩儿更发现永富的腰间冒血。永富申辩自己没有推景添堕楼,更指景添要杀死自己。景添与永富同被送院救治,国栋则与法证部各人到曹家搜证。永富明白隐瞒不了警方,只好把自己公司周转不灵而欲向景添借钱一事说出;但永富否认杀景添,更指景添以生果刀刺他。

  倩儿问及永富腰间纹身的事,想不到永富只是支吾以对;倩儿即时揭穿永富另有情人一事,永富只好承认迎娶丽美纯为了金钱,但他强调景添知悉一切后却想把他置诸死地。展风替景添录口供,景添指永富推自己堕楼,景添说永富因陷财困,竟用丽美的裸照向他勒索,指若不给钱便把裸照公开。展风质疑景添既知永富另有情人,何以还同意女儿下嫁,景添表示因疼爱女儿而只好尊重她意向。

  景添亦指永富欲以刀杀死自己,而当自己反抗时亦弄伤了手,结果两人说法不尽相同。警方把永富手机上删除的档案修复,结果发现全是丽美裸照,显示永富杀人的动机成立。学心奉命到医院向永富及景添作活体取证,学心把报告与国栋的法证部资料互相比对,终把真相查出倩儿与学心逛街闲谈,说起倩儿母亲将再婚一事,倩儿为让母亲与新丈夫能享二人世界,决定搬出独居。

  此时倩儿突然收到新业主要求她退租的电话,不禁大为彷徨;学心陪伴倩儿约业主商量租屋之事,业主以父亲有病需回港居住为由,希望倩儿放弃入住。学心从细微处发现业主大话连篇,成功助倩儿讨回双倍赔偿金。倩儿灵机一触想到学心是独居,于是提议搬到学心家居住,可令学心多赚房租,又让自己有屋租住一举两得。顺兴在跌打馆内替病人诊症时,电视正播出奕霏为富商胜出官司的新闻,顺兴看见不禁欣喜非常。

  顺兴特地到街市买菜回家煮饭以慰劳奕霏,而奕霏早已回到家中等待与国栋一起共晋晚餐。奕霏高兴地送上公干时买下的水彩颜料给家雯,但国栋却通知奕霏,家教会主席将动议停办水彩画课外活动班,所以家雯将不能继续学习水彩画。奕雯认为家教会主席假公济私,不肯就此罢休,决心在家教会的网页内查找主席的罪证。奕霏在家教会开会前,私下质疑主席的决定,令她无从辩驳只好收回停办水彩画班的决定。

  学心与倩儿收听电台灵异目,听见当中的「天眼少女」黄嘉敏说出预言,指海龙王将会招女婿;未几警方接获通知,说在海边发现一死状奇特的男尸。倩儿与学心奉命到场,两女看现场环境,竟与天眼少女的预言一样,心中大感诧异。学心对天眼少女的能力产生好奇,更带同倩儿一同前往天眼少女的新书发布会。

  天眼少女嘉敏向富商郭富华说出「死亡判词」,富华得知自己将死于非命即大为震惊;金大任在富华身旁挺身而出,指责嘉敏妖言惑众,而学心与倩儿则冷眼旁观,看协助天眼少女的光明居士陆振光与大任针锋相对。警署内各人均对天眼少女的预言一事感到好奇,更对富华是否会死于非命大感兴趣。各同事得知倩儿将搬到学心家居住,即乘势起哄,要求倩儿办入伙宴让大家欢聚。

  国栋带同奕霏一起参加入伙宴,奕霏的强悍性格与众人的嬉笑显得格格不入,今国栋不禁失笑。警方在山坡上发现尸体,国栋与学心奉召到场,众人一看尸体不禁愕然,发现死者正是富华。富华身怀巨款死在郊野令各人大惑不解,国栋与学心为争取时间立即在现场搜证。国栋观察入微,认为富华伏尸的地方并非第一凶案现场;鉴证主任何正民检验富华的尸体,发现富华的死因是后脑出现多个伤口,造成大量出血而死亡。

  学心发现富华尸体背部有很多横向伤痕,但正面却没有伤痕;国栋认为富华应与行凶者一同滚下山坡。展风在山坡对上的位置发现一个大袋,袋中放有铁铲,国栋认为该处才是第一案发现场。倩儿与展风向富华妻子美芬录取口供,美芬伤心地表示富华一向相信风水命理,早前听到天眼少女的预言而大感不安,故按光明居士的指点独自一人到山上「种生基」以避灾劫。

  美芬向倩儿请求他们早日破案,令两人感美芬对亡夫情深义重。大清早于天眼神坛内已聚满了不少欲求神问卜的善信,众人见天眼少女对富华的预言应验,更加相信嘉敏的法力;各传媒亦争相访问嘉敏,光明居士随即代表她作解说。学心验尸时发现富华颈上有吻痕,即以棉花棒沾过吻痕上的物质作化验。学心把验尸报告交给国栋,国栋分析后认为富华是遭人谋杀的。

  倩儿与展风到达神坛,即见一善信激动地诉说有关天眼少女的厉害事迹,各信众听后便不停捐献香油钱,祈求嘉敏能助他们消灾解难;倩儿与展风看见此情景不禁失笑。振光与嘉敏被邀请到警署协助调查,振光直言教富华种生基是为他消灾,展风认为只是无稽之谈。倩儿向嘉敏问话,但嘉敏感倩儿态度不友善而不肯回答提问。法证部化验出富华的吻痕物质是唇膏,倩儿更发现唇膏与新出品的某牌子唇膏相近。

  倩儿加以追查,发觉富华的公关林圆圆与他有不寻常关系;圆圆道出富华与妻子美芬的关系并不好,而她杀害富华的嫌疑最大。倩儿再前往郭家找美芬问话,美芬突然态度大变,直指富华常在外拈花惹草;美芬不愿再与倩儿倾谈而向她下逐客令,但倩意无意中看见美芬在手袋中掉出了一排避孕药。展风随线索查至一酒吧,竟发现大任现身

  美芬涉嫌谋杀富华,即请来奕霏为自己担任辩护律师;奕霏代替美芬发言,指是大任因恨意而杀害富华,与美芬并无关系。美芬坦言与大任有婚外情,但想不到大任会为脱罪而指她是主谋,不禁大呼冤枉。倩儿与展风虽怀疑美芬,但没有实质证据亦无可奈何。美芬见奕霏辩才了得,不禁对奕霏赞赏有嘉,而奕霏亦对官司胜券在握。奕霏看见国栋在书房处理富华的案件,为了避嫌结果国栋把房间让给爱妻工作。

  大任录口供时说出曾与美芬在海豚俱乐部见面,更有记者偷拍了他们的对话;倩儿与展风认为会对案情有帮助,于是立即前往杂志社寻找证据。法证部各人详细观看记者所拍下的片段,却听不到美芬与大任的对话而感到可惜。奕霏在家中工作时,无意中听到国栋谈电话,国栋表示可找出一专家拆解出美芬与大任在俱乐部时的对话,不禁心下一沉。

  奕霏约地产经纪谈租盘资料,突然收到助手来电,指国栋真的能安排到专家可以拆解美芬与大任之间的对话,当下大感不安。奕霏吩咐侍应为她准备香芋甜品时,被学心无意中看见;而学心来不及与奕霏打招呼,奕霏便已转身回到厢房内。博史欲安排学心与心理医生方世友相睇,学心一如以往表现得随遇而安,反而令世友对她的爽朗大为欣赏。警方因录影片段的对话,而拘捕了美芬。

  美芬通知奕霏到羁留室与她见面,奕霏不但迟到,出现时更满身长满了红疹,美芬不满奕霏的工作态度不专业而撤换律师,令奕霏露出一脸失望。美芬的新律师指一切的证据对她不利而劝她认罪,美芬听后不禁一脸茫然。国栋到学心家吃饭时,听到学心随口说出看见奕霏吃香芋甜品一事,国栋听后心下一沉。国栋看穿妻子心事,而奕霏认为自己所做的事并无不妥,夫妇间的隔膜渐生。

  顺兴以为国栋与奕霏因管教女儿的问题而起争执,国栋感难以向他道出一切故不欲多言。博史凌晨时分致电给学心,要她陪自己晨运,原来博史对天眼少女一事亦感兴趣,决心带她一起偷偷观察嘉敏的日常举动。学心观察到嘉敏一些奇怪的行径,怀疑她患上了神坛空地外,振光正以光明居士身分举行祈福会,大批善信排队领取平安包;博史好奇加入行列,岂料众人接过嘉敏所赠的平安包后均痕痒难当。

  有信众吃过包后竟即时吐血身亡,众人不禁大惊起哄;法证在死者遗物中找到一胶囊药丸,而平安包上则发现有痕粉。当众人毫无头绪之时,博民表示在一完整的平安包上发现一颗水晶,国栋接过细看后若有所思学心检验出死者之死与痕粉无关,更指可能是死于自杀,令倩儿与展风大感错愕。两人再次到神坛找振光问话,竟发现他倒卧在血泊之中。

  倩儿在神坛内看见嘉敏持刀即举枪喝止她,但嘉敏情绪激动,不断歇斯底里地尖叫;倩儿看见嘉敏惊慌的神色,只得转以轻柔语调劝止嘉敏,展风则乘势把嘉敏制伏。倩儿与展风发现振光没有死去,立即将他送院救治。学心应倩儿要求替嘉敏作活体取证,但可惜嘉敏的情绪一直未平伏,长期处于极度惊慌惶恐的状态中;学心向倩儿说出,怀疑嘉敏患有自闭症。

  国栋等人到神坛作搜证,各人正将现场的证物一一记录时,国栋竟在不当眼的地方,发现了一条染血的手绳。学心与法证部众人开会,她向国栋等人讲出自己推断,指振光身上的刀伤,应是由一名身高有五呎十吋的人所做成。国栋凭溅在墙上的血渍及嘉敏身上的血渍,亦判断以刀伤害振光的并非嘉敏,而应是有第三者在凶案现场出现。

  国栋发现手绳上的血渍并不属于嘉敏与振光,倩儿提议把血渍的DNA送去DNA资料库作比对。顺兴忧心国栋与奕霏未能和好,欲替两人制造机会,但原来国栋已主动向妻子示好。警方的DNA资料库中找不到手绳血渍的样本记录,但健保却认为DNA图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健保终回想起在神坛祈福大会死亡的女性,就似是有着相似的DNA图谱;国栋判断两组DNA可能有着嫡亲关系。

  倩儿凭国栋所提供的线索,找到祈福大会上自杀的女性有一位名叫沈柏芝的女儿,但倩儿却在街坊口中听到柏芝早年已自杀身亡,倩儿与展风听后大感愕然。倩儿对行凶者的线索毫无头绪,只好与展风仔细调查已掌握的证物。倩儿忽然发觉证物中有多张照片的背景甚为相似,即要求找出拍摄的地方倩儿终成功把疑犯绳之于法,而在替犯人录口供时,更听到一段令人心酸的故事。

  振光的伤势已有好转,当得悉倩儿等人已捉拿疑犯,更表示自己因做得好事多才能平安无事,展风眼见振光颠倒是非,不禁义愤填膺。学心经过病房时,看见护士劝嘉敏出院,但见嘉敏对陌生的护士心存戒心,只得出手帮忙。学心与博史陪伴嘉敏回到神坛,但她却不肯回到自己房中;嘉敏表示房中有鬼,岂料三人走进房间后,果然见化妆桌上出现异像

  学心看见嘉敏举动怪异,当一听到「驱鬼」之词便会把上衣脱去,而学心发现嘉敏有妊娠纹,怀疑她曾怀孕。学心担心嘉敏曾遭人性侵犯,将推断告之倩儿。众人对振光的恶行甚为不耻,但又找不出证据指控他。学心与倩儿两人想出计策,于是再到神坛找嘉敏。学心到达神坛后因肚痛进入洗手间,但出来后却手抱一个婴儿;当嘉敏看见后,指学心手抱的是魔鬼怪婴,更怕得全身发抖

  国栋凭着从一棵小树得到的鉴证,终成功助警方起诉振光。国栋等人前往酒吧庆祝时,发现正民竟不沾酒精饮料;卓君得知后大感好奇向他追问原因,国栋即表示正民是「不能喝酒」,否则后果自负。学心告知国楝自己将与世友约会,国栋即以为两人已成为了情侣,学心却一脸无奈地表示,一切只为帮助嘉敏才约世友见面,希望能听取他的专业意见,学心与世友见面时,看见他谈电话时的亲昵语调,忍不住分析世友的行为与举动。

  世友觉得学心特别关心嘉敏的问题,认为学心有可能也曾遭遇过一些特别伤痛的往事,但学心听后却刻意不答。康赞在网上寻找财务公司的借贷资料时,被嘉露等人发现,康赞只得道出是要为妹妹筹学费一事;众人鼎力相助却也无法筹足金额,这时展风二话不说,便借出了大笔款项给康赞,令众人惊讶不已。

  倩儿与展风在警署走廊相遇,倩儿看见展风只吃三文治充饥,以为他把钱全借给康赞而要节衣缩食;展风解释自己因要参加空手道比赛而需节食,但倩儿却不相信。倩儿因临时要开会而不能拿锁匙给母亲凤萍,展风提出由他代劳。展风在倩儿??家楼下遇见凤萍,凤萍告诉他自己不慎遗??漏了重要的东西在的士内,展风立即拔足狂奔追截的士;凤萍为答谢展风而请他到家中吃饭,却也老实不客气地请展风担任临时的维修工人。

  展风因改变计划打算参加中量级空手道比赛而需要增肥,于是几乎把凤萍所煮的菜一扫而空,因此倩儿仍以为展风因为借钱一事而吃不饱,但亦感展风个有义气的人。学心与世友送嘉敏离开香港时,在机场遇上国栋接奕霏;嘉敏看见国栋出现,即指国栋与学心是天生一对的男女朋友,奕霏听到不禁感奇怪。七婶到跌打馆看病时,与顺兴谈及业主朋友徐世达之前所租出的单位,当中三位租客均申请了「逆权侵占」;顺兴不明所以只得向奕霏请教。

  原来顺兴的旧街坊冯初九、古永强与陈玉鸣见所租住的单位业主徐世达多年未有露面,心生贪念一起申请逆权侵占。初九与永强遇上一男子,向他们查问世达的地址,两人才知他原来还有一位侄儿。倩儿接获一宗尸体发现案,在一燃烧的密斗内发现了一具烧焦的男尸;学心对焦尸作详细解剖,竟检验出死者死于肺积水。学心表示死者被烧成焦尸时已死去,倩儿认为有人欲杀人灭口后再毁尸灭迹。

  法证部经多番试验,终成功套取得死者指纹,更证实死者是徐世达;国栋闻得死者名字后却大表奇怪,因为世达已失踪廿年,众人听后大感不可思议。倩儿与众警员到世达家中搜查,发现浴缸内注满了水,而现场环境因日久失修而残破不堪。国栋认定世达家应是第一案发现场,倩儿立即向世达的三名租客逐一进行问线集 - 卓君误会正民出卖

  国栋从案发现场的蛛丝马迹看出初九等人说谎,三人被悉破後面色大变,初九只好把偶遇世达一事向警方说出;世达回到旧居後即找初九等人算账,指他们贪得无厌欲想以逆权侵占取其居所,三人无言以对。世达要众人三天内搬走,永强希望世达能向他们作出搬迁赔偿,但世达拒绝众人後不欢而散。同日深夜,玉鸣再到世达家企图以美色引诱,令他私下赔偿搬迁费给自己。

  卓君不小心把咖啡到衣服上,即赶往洗手间清理,但卓君发现女洗手间正在维修,只得硬着头皮到男洗手间中清理衣服污渍。正民前往洗手间时发现门不能开启,以为门锁坏了而强行用力开门;正民把门打开,却发现只见穿上内衣的卓君,两人同时被吓得惊慌大叫。卓君不许正民把此尴尬事说出,正民却一脸得戚不置可否。国栋带同奕霏一起参加淑如的生日派对,奕霏发现正民不能喝酒之事,卓君即趁机取笑他。

  玉鸣指初九在案发当晚鬼鬼祟祟地拿着一支大木棍回家,认定他把凶器藏在家中。初九被带返警署问话,但他否认指控,更说是永强提议毁掉世达尸体,他才是真凶。三人各执一词互相推卸,令倩儿更加混乱不知谁对谁错。倩儿向学心吐苦水,当说起三人的供词时,学心终发现三人的供词中,一处明显的共通点



相关阅读:威尼斯赌场




v